当前位置:33小说网>其他类型>首辅夫人重生后> 第72章 嫁女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2章 嫁女(1 / 1)

    扬哥儿是四月底回到明州府的。

    回来的那天, 蒋明菀打发了福安去码头接人,福安一路将人接回府里,蒋明菀也总算是再一次看到了儿子。

    一年多没见, 这小子比之前看着高了许多, 人也结实了些, 好似声音也变了, 再没有少年人的清脆嗓音,反倒是有些低沉起来。

    蒋明菀把儿子从头看到尾,确定他没掉一根毫毛, 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扬哥儿竟也比之前稳重了许多,母亲打量他, 他就乖乖站着让人打量,也不和以前似得大呼小叫了。

    等到坐下了,端起蒋明菀特意为他准备的茶水喝了一口,这才笑着道:“母亲您就放心吧,我在老家一切都好, 还认识几位友人, 每日里不是读书,就是与友人交流,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扬哥儿这话只是为了让自己放心, 但是蒋明菀还是有些哭笑不得:“听你这话, 倒是有些流连忘返乐不思蜀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!”扬哥儿笑眯眯的道:“我日日都盼着能见着您和父亲呢, 这回知道姐姐成婚,我在知道中了之后,更是一刻也不敢停留, 就怕回来的迟了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自然不会责怪儿子, 笑着又问了他几句家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个扬哥儿倒是说的头头是道:“都好着呢, 只是大伯之前跟着人学做生意,结果亏了几百两银子,气的大伯母抄着菜刀追着他围着宅子跑,自打那以后,大伯出门都少了,不过他与伯母的关系倒还是依旧挺好的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扬哥儿许是从未见过这样夫妻相处的情形,说起来也是一副有趣的模样。

    蒋明菀听了也是无语。

    徐中行这个哥哥确实不靠谱,她还记得自己之前和徐中行回乡丁忧,还在丧期呢,那人就拉着徐中行想要出门走动,想要狐假虎威一番,最后被徐中行说了一顿,也蔫吧了几天。

    但是没隔几日又恢复了正常,真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混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蒋明菀忍不住道:“那你祖母呢?”

    扬哥儿听到蒋明菀问这个,又忍不住笑了:“祖母管都不管,只说大伯爱胡闹,合该被大伯母管教管教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听着这话也有些无奈,老太太有时候行事,你还真是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你的几位堂兄弟和堂姐妹都好吧?”

    徐中行的大哥生了两子两女,长子和长女都比蒋明菀家的孩子大,但是幼子幼女却要小些。

    扬哥儿点了点头:“堂兄和堂姐都已经各自婚嫁,堂兄娶了本地一个士绅家的女儿,很是贤惠,对我也很照顾,堂姐只是回来了一回,见了一面,不过看着过得应该也还好,两个弟妹也都好,堂弟正在读书,我看着倒是有几分气象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一听挑了挑眉,徐中行大哥家的长子她还有点印象,但是那个幼子,她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隐约记得,那孩子应当比扬哥儿小一点,好像是叫执哥儿,之所以对这个名字有记忆,也是因为这名字,还是徐中行的大哥徐中德拜托徐中行给儿子取的。

    说是要沾一沾他弟弟这个文曲星下凡的福气。

    当时蒋明菀听着这话只觉得荒谬,但是如今看起来,莫非还真让他沾到了?

    想到这儿,蒋明菀有些失笑,她也是糊涂了,徐中德长子拓哥儿的名字也是徐中行取的,不过那孩子看着就没什么读书的天赋,如今已经十□□了,也只是勉强过了县试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执哥儿读书能有所成就,也是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只是她上一世却不记得执哥儿后来考到了什么功名,只隐约记得,大房的两个孩子,仿佛都止步于秀才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蒋明菀皱了皱眉,或许等到徐中行回来了,问问他吧。

    到底是旁人家的事儿,这念头在蒋明菀脑海中也不过一闪而逝,她很快又笑着和儿子说起了旁的。

    母子俩说了一会儿,蓁姐儿也领着芷姐儿进来了,后头还跟着昂头挺胸的擢哥儿。

    扬哥儿见到姐姐进来,急忙起身。

    蓁姐儿看到弟弟也有些激动,走上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这才道:“比走之前高了。”

    扬哥儿笑嘻嘻的:“我都回老家一年多了,若是不高才不妙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低下头捏了捏妹妹的脸蛋,笑着道:“芷姐儿还记得哥哥吗?”

    芷姐儿懵懵懂懂的看着眼前之人,许久,才犹犹豫豫的点点头:“大哥,糖葫芦!”

    扬哥儿听了顿时大笑。

    之前他要回乡科考,家里人来送他,当时他顺口说了一句等回来了给芷姐儿带糖葫芦,没想到她竟然记住了。

    扬哥儿笑着摸了摸妹妹毛茸茸的脑袋,柔声道:“好,等明儿大哥就给你买个糖葫芦回来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听了嗔怪道:“胡闹,她才多大,哪里能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扬哥儿还没来得及回应,走在后头的擢哥儿就先冷哼了一声,一双小胖手背在身后道:“你们大人,就知道哄我们,人无信不立,既然答应了怎么能不买?”

    扬哥儿都愣住了,看了眼弟弟,见他一脸不屑的昂着小下巴,那神态神情,真真是像极了徐中行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摸了摸下巴,回过头看蒋明菀:“母亲,这小子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蒋明菀看着小儿子也是有些哭笑不得,招手将他叫到跟前,摸了摸他的脸蛋道:“这孩子跟着你父亲识了几天字,如今又开了蒙,便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,处处都学着你父亲行事。”

    扬哥儿恍然大悟,然后笑嘻嘻的走上前,捏了捏弟弟的脸蛋,笑着道:“好小子,放心吧,大哥的话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说买糖葫芦,就绝不买山楂,你就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擢哥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这才像话。”

    那小模样,活脱脱就是个小徐中行。

    一时间,屋里的人顿时都笑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扬哥儿既然回来了,蓁姐儿的婚事也就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一家人吃了顿团圆饭,第二天扬哥儿就被抓了壮丁,跟着福安开始准备姐姐的婚事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好几天,终于快到正日子了。

    沈家迎亲的队伍已经进了明州府,这回自然是沈嘉言亲自过来的。

    蒋明菀也总算是见着了自己的这个女婿。

    她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,没别的,沈嘉言的长相真的是十分出众。

    长身玉立,俊朗不凡,可是却半点都不轻浮,反而很是沉稳,让人一看,就觉得这人是个可以信赖之人。

    等说了几句话,蒋明菀心里更满意了,不卑不亢,有礼有节,哪怕不是自家女婿,也说不出一丝错来。

    蒋明菀想到这儿往侧厅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今儿女婿上门拜会,蓁姐儿虽然不好出来,但是蒋明菀还是安排她在侧厅看一眼人,毕竟她们之前见面已经是好几年前了,现在沈嘉言长什么样,只怕蓁姐儿也没数。

    刚开始蒋明菀还有些担心,生怕是蓁姐儿的记忆美化了那段经历,但是如今看着真人,蒋明菀的担忧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沈嘉言也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蒋明菀的视线,他下意识的也看向了侧厅。

    然后蒋明菀就听到一声慌乱的低呼。

    沈嘉言先是一愣,然后瞬间面色又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蒋明菀看着这一幕,抿着唇笑了笑,却也没多说,只是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,关心了一下他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等说的差不多了,沈嘉言这才起身告辞,只是在他离开之前,视线若有似无的,仿佛也扫了侧厅一眼。

    蒋明菀站在正厅中,看着沈嘉言出去。

    许久,却还不见蓁姐儿出来,她笑着抿了抿唇,轻声道:“还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蓁姐儿这才拖拖沓沓从侧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明菀有些好笑的看她,只见她面上满是尴尬,低着头不敢看蒋明菀。

    蒋明菀等人走到跟前了,这才柔声道:“怎么了?害臊了?”

    蓁姐儿不说话,许久才道:“是女儿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却摇了摇头,抬起女儿的脸,看着她的眼睛道:“这有什么失礼的,你们眼看着就要成婚了,看他一眼又如何?当年我和你父亲成婚前,我也躲在屏风后头看过他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母亲说起和父亲的事儿,蓁姐儿有些好奇,忍不住道:“母亲也曾这样吗?”

    蒋明菀点了点头,忍不住回忆起了往事。

    其实当时她已经见过徐中行好几回了,可是听说徐中行上门,她还是忍不住偷偷跑到前厅,躲在屏风后头看他。

    那时候徐中行刚刚考上状元,在京中的名声也越发大了,可是他看着,却仿佛还是以前那个状态,平静而淡然,丝毫没有被那些吹捧蛊惑。

    当时蒋明菀看着他,便觉得跳的飞快的心都安定了下来,眼神却长长久久的不愿意离开他片刻,直到他离开前,仿佛也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,当时她的呼吸便乱了一瞬。

    一直到他出去,她这才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过往,蒋明菀的笑容越发柔和了,她对着女儿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也曾这样,所以你也不必害臊,哪家人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蓁姐儿听着这话,这才好受了点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沈嘉言去后宅请过安之后,便直接被人领到了前院徐中行的书房。

    他进去的时候,徐中行正低头站在书桌前写字,听到动静,头也没抬,只淡淡道:“来了啊,坐吧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默默行了一礼,这才坐下。

    徐中行很快写完了字,放下了笔,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手,这才抬起头看向准女婿。

    他神色很平静,仿佛并不是第一次见他,眼中既没有打量也没有好奇。

    “京里有东西给我吗?”

    沈嘉言站起身,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:“这是殿下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接过信,并没有当即拆开,而是随手塞到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袁同徽没给你找麻烦吧?”

    沈嘉言神色冷冽了几分,扯了扯嘴角:“他倒是想,只是袁成壁不是个蠢得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摇了摇头:“你也别小看他,袁同徽虽然不如袁成壁沉得住气,但是他的手段,却要比袁成壁狠辣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皱了皱眉:“你怕我护不住徐小姐?”

    徐中行摇了摇头:“我这个倒是不担心,只是怕你吃暗亏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勾了勾唇:“岳父大人请放心,我自会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还未正式成婚,这句岳父大人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却是对着徐中行行了一礼:“迟早都是要喊的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被这话堵了一瞬,许久才叹了口气:“你如今倒是越发伶牙俐齿了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抿了抿唇,没说话,心道还是见好就收,这会儿最好不要惹怒徐中行。

    徐中行也没这个功夫和她纠缠这些,只道:“我在明州府的任期已满,等你和蓁姐儿成婚之后,就该回京述职,到时是升是降,还是留在原职,都是说不准的事儿,殿下那边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沈嘉言郑重道:“殿下并没有什么想法,只道以大人能耐,右迁是必然的,大人不必忧心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皱了皱眉,没有再多言,反倒是转了话题和沈嘉言说起了旁的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儿,眼看着时间不早了,沈嘉言这才告辞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出门之前,徐中行突然道:“我将女儿交给了你,希望你能珍之待之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脚下一顿,转过身,长长对着徐中行行了一礼:“晚辈自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点了点头,再不多言,摆了摆手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嘉言这才从书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徐中行坐在书桌后头,却没了看书写字的心情,只直楞楞的看着桌上的字,一时间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妙偶天成,妙偶天成,只盼望蓁姐儿和沈家小子,真的能一世平顺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蓁姐儿成婚的正日子。

    这天天还没亮,蓁姐儿就起了身,绞脸,洗漱,梳头,上妆。

    而蒋明菀则是一夜都没睡,等听到动静就来了女儿房里,坐在边上看着女儿一点一点从一个小姑娘变成新嫁娘。

    她眼眶一热,就想要流泪,可是想着今日这样的好日子,却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只那样久久的看着女儿,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等到她终于梳妆打扮好,眼前的人已经换了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不再是那个乖巧听话的小姑娘,而是美丽端庄的新嫁娘。

    她在镜子里对着蒋明菀笑了笑。

    蒋明菀的眼泪便再也忍不住了,滚珠似得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蓁姐儿吓了一跳,急忙转过头来看她:“母亲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明菀站起身来,走到女儿身边,摸了摸她的脸蛋,笑中带泪:“母亲看着我的蓁姐儿长大了,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蓁姐儿听着这话眼圈也是一红:“母亲,我舍不得您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听着这话,心里越发心酸,忍不住抱住了女儿,许久这才松开她,强打着笑脸道:“舍不得日后就多回来看看母亲,母亲一直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蓁姐儿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,她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蒋明菀拿着帕子,细细帮女儿擦了擦眼角,柔声道:“别哭,这是你的好日子呢,哭花了妆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般说,但是蒋明菀自己的眼泪却是越来越多,心里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外头吹吹打打的热闹极了,可是屋里母女俩却是一个比一个难受。

    一边的喜娘奴仆们都纷纷劝慰,蒋明菀也终于收住了泪,只是仔仔细细的看着女儿的脸,仿佛是想将这张脸印在心里似得。

    她握着女儿的手,柔声道:“好孩子,打今儿起,你就要离了母亲了,日后一定记着,不要苦了自己,不要委屈自己,要好好的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蓁姐儿含着泪点头:“母亲,我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母女俩说话的这会儿,宾客们也都来了,外头有人叫蒋明菀出去迎客,蒋明菀虽然心里万般不舍,却也只能离开,让人叫了几个相熟人家的姑娘和夫人过来陪着蓁姐儿。

    等出了蓁姐儿的院子,蒋明菀的眼泪这才彻底忍不住了,顿时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一天的婚礼,蒋明菀都过得浑浑噩噩的,她哭了一场之后,就去洗漱了一番,这才去了前头迎客。

    同知嫁女,嫁的还是京城的伯府,明州府的人都还是很给面子的,简直是宾客盈门,连知府夫妇都上门了,蒋明菀亲自迎了知府夫人进来,具体说了什么她都忘了,只记得人真多啊,各个都笑着恭喜她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能知道她心里的不舍,而她也只能强打着微笑,一一应对这些人,等到终于宾客们都来齐了,吉时也到了。

    沈家的迎亲队伍盛大而又郑重,沈嘉言的卖相更是出众,再加上几首催妆诗和轻而易举就过去的武试,更让周围的人对徐家的这个女婿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可是蒋明菀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,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看着扬哥儿将蓁姐儿从房里背了出来,看着她上了花轿,看着她被沈家的轿子抬走,她流着泪软倒在徐中行怀里。

    耳边只有他沉静的声音:“别难受,咱们的蓁姐儿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闭了闭眼,眼泪却是越发汹涌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沈家的花轿围着明州府转了三圈,这才上了船,蒋明菀在家里听到沈家的船起航了,人都恍惚了一瞬,她的蓁姐儿就这么走了,下次再见,不知又要等到多久之后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蒋明菀又忍不住流泪。

    坐在一边的芷姐儿见她这样,手脚并用的爬到她的怀里,用肉肉的小手帮她擦眼泪:“母亲不哭,芷姐儿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女儿可爱的模样,蒋明菀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上回芷姐儿不知为着什么哭了,自己也是这么哄她的,芷姐儿不哭,母亲在这儿呢。

    没成想竟然叫她记下了。

    蒋明菀的眼泪越发多了,她的蓁姐儿小时候也是这样乖巧的,她教她读书,她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她怀里,一个字一个字的跟着她读。

    她累了,她便磕磕绊绊的给她捶肩膀。

    这孩子,自小到大都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啊,可是现在,这孩子也终于离开她了。

    蒋明菀心里仿佛刀割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徐中行回来安抚住了她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当徐中行看到妻子抱着小女儿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时,他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小女儿也被吓哭了,他把一大一小抱在怀里哄了半天,这才让两人止了眼泪。

    徐中行又气又笑道:“你看看你,你哭也就罢了,倒把芷姐儿也吓哭了。”

    蒋明菀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擦了擦眼睛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而徐中行继续温声安慰:“别难受,咱们如今暂时见不着蓁姐儿,日后还有的是机会,天长日久的,总有相见的那一天,就算见不着,也能通信,只要蓁姐儿过得好,咱们做父母的,又有什么不放心呢?”

    蒋明菀听着他难得絮絮叨叨的话语,慢慢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在梦里,她仿佛又回到了刚和徐中行成婚没几年的时候,那时候蓁姐儿才五六岁。

    有一天中午,她带着蓁姐儿去家里的院子里看荷花,两人坐在湖心亭里,喝着乌梅汤,蓁姐儿依偎在她身旁,天真的对她说:“母亲,蓁姐儿以后要永远和您在一处。”

    她那时听着这话只觉得好笑,点了点她的小鼻子:“那母亲老了走不动了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背着您走。”蓁姐儿的声音清脆而又快活,听得她开怀大笑,而她们的笑声,也仿佛传到了云端,传到了十几年后的蒋明菀耳中。

    她的蓁姐儿啊,到底是离了她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年后。

    蒋明菀看着眼前这个宅院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看向徐中行道:“这处宅子置的极好,老爷好眼光。”

    徐中行笑了笑:“也是多亏了岳父大人,否则,这样的宅子要置办也是费神。”

    三年前,徐中行平调入清江省任按察佥事,虽然是平调,但是从府城到省城,从同知到道台,用脚想也是升了。

    如今三年过去,他又调到了江北省任按察副使,正四品,也是三司之一的按察使的副手,负责治理学政。

    而更巧的是,他们来的江北,正是蒋家的祖籍。

    如今蒋家十几房的人家都盘踞在此地,因此来之前,蒋珩就找了徐中行谈了很多,其中都说了什么,蒋明菀没问,但是也能想来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怕这些良莠不齐的蒋家人,连累了徐中行。

    蒋明菀隐约记得,上一世家里的确来过几个蒋家人,只是自己对他们的态度只是淡淡,毕竟这都是不知道多远的远亲了,她对他们也没多少感情。

    因此来了一两回之后,这些人便也不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世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数了。

    蒋明菀想到这儿叹了口气,也不多想了,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再操心也无用。

免费看漫画,点我在线观看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